今天是:
血洒雨花台的王崇典
浏览次数:424      发布时间:2014-09-10

血洒雨花台的王崇典

 

王崇典,字逸文,16岁在芜湖市求学时就参加并领导了反帝反封建的学生运动。在家乡执教期间,组织成立了“沪汉罢工后援会”。后在南京中央大学学习时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中共南京中央大学支部书记、中共南京市委委员。1928年9月27日被国民党反动派枪杀于南京雨花台。

 

领导学生运动

 

王崇典,1903年6月18日出生于涡阳县城华祖庙街(现为新华街)一个家境贫寒的市民家庭。幼年时,其母不幸病逝,父亲在外续娶,他和弟弟与祖母相依为命,生活异常困苦,在贫寒的岁月里度过了童年时代。他10岁时才进校门,知自己读书的不易,因此勤学好问、虚心求知。13岁受教于县立高等小学时,文章、书法就全校闻名,常为同学所传诵、临摹,街坊邻居亦刮目相看,时常请他书写条幅、扇面等。

王崇典的父亲在芜湖市警界供职,1919年秋,因惜其才学,让他转入芜湖海关中学读书。

五四运动爆发后,芜湖学生运动不断兴起,使之感受到中华民族身受帝国主义、封建势力压迫的痛苦。他开始从书本中解脱出来,去探究时代思潮,受到社会主义思想的启蒙。他动员组织了一批同学,开始利用话剧的形式进行革命宣传,以推动革命运动的深入开展。在进行话剧排演中,王崇典感到一些剧情还没有深刻地反映出中国人民所遭受的苦难,还不能揭示中华民族蒙受屈辱的根源。他便亲自拿起笔,进行剧本创作,并撰写一些政论文章,将自己的立场、观点诉之于舞台和报刊。他的剧作主要有《春思》、《李家庄》、《烈焰》等,表达了对当时社会的不满和对人民群众的同情。

随着芜湖学生运动的不断高涨,各学校相继成立了学生自治会。王崇典被推选为芜湖海关中学学生自治会会长,领导全校学生开展革命运动。不久,他又被选为芜湖市学生联合会代表,成为芜湖市学生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他终日为革命运动奔走呼号,多次参与领导了学生请愿、罢课,支援工人大罢工等革命运动,为芜湖学生运动的开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声援工人罢工

 

1924年夏,王崇典中学毕业后返回故里,被聘为涡阳县立第一高等小学教员。他利用教学的有利条件,向教员和学生进行革命宣传,并利用课余和假期广交社会青年,传阅自己带回的《新青年》、《星期评论》等进步书刊,给他们讲解马克思主义和革命道理。许多青少年从中受到启发,学到了许多革命知识。

“五卅惨案”发生后,王崇典闻讯毅然走上街头进行演说,号召人民群众团结起来,声讨日本帝国主义的罪行,以实际行动支援反帝爱国的工人大罢工。涡阳县城各学校的师生和社会各界人士在他的感召下迅速地组织起来,成立了以王崇典为首的“沪汉罢工后援会”。

为把声援运动推向高潮,王崇典在涡阳县城孔庙内主持召开了顾正红烈士追悼会。参加者有各界代表200余人。会上,王崇典述说了顾正红烈士被害的经过,控诉了日本帝国主义残杀中国人民的罪行。他沉痛地说:“我们中国已是一个次殖民地的国家了,我们要独立,我们要自由!”他的演讲激动人心,群情沸腾。驻涡阳的军阀军队如临大敌,赶到会场。面对反动军队的威胁,他毫无畏惧,带领与会人员冲垮了层层阻挡,涌上街头,进行了长达两个多小时的示威游行。参加游行的人高举着“打倒帝国主义”、“我们要独立”等口号的小白旗,高唱自编的反帝歌曲,高呼反帝口号,张贴标语,并焚毁了查出的日、英、美造的人丹、肥皂、香烟等商品。这次斗争持续了3天方告结束。许多人为王崇典的胆识所折服,受到一次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涡阳人民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从此拉开序幕。

 

革命宣传

 

1925年7月,王崇典在亲友的资助下到上海大厦大学预科读书,1926年9月考入南京东南大学(后改为中央大学)法学院政治系。时值国共合作,挥师北伐,王崇典在上海、南京主动联合同学,为促进革命形势的发展而不遗余力地进行革命宣传,并被推举为皖北7县(阜阳、涡阳、蒙城、亳县、太和、颍上、霍丘)旅京学生会会长。

1927年2月,王崇典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党的领导下,王崇典的革命热情更加高涨。他积极从事革命宣传和党的组织发展工作,团结同学向反动势力作不懈的斗争,很快地成为地下党组织的骨干人员,赢得了同志们的信赖,担任了中共南京中央大学支部书记。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发生后,许多革命志士惨遭杀害,王崇典面对严酷的现实依然坚持地下斗争。此时,在国共合作期间曾与之共过事、已成为国民党要员的方治、陈访先及他在大厦大学时的同学邵华、刘真如等人,因钦佩其组织能力和领导才干,力劝他到国民党安徽省党部做官。他目睹山河破碎的惨状和国民党反动当局的行为,断然拒绝了他们的“关照”,抛弃了高官厚禄,甘冒杀身之祸,矢志于拯救中华民族于危亡之中的革命理想。

1927年12月4日,中共南京市第一次党代会召开,选举出市委委员13人,候补委员4人。王崇典当选为市委委员,主要负责党的组织发展和联络工作。当时,党的领导机关设在下关,每周都有会议在这里召开,多是由王崇典召集。他还不断活动于校内及南京的游览地玄武湖、鸡鸣寺、灵谷寺等处,张贴标语,散发传单,进行革命宣传。国民党当局为此惶恐不安,加紧了搜捕行动。

王崇典时刻都处在危险之中,而他却泰然处之,巧妙周旋。为了争取更多的人站到革命阵营里,为待机举行武装暴动创造条件,他果敢地深入南京各医院向国民党军队伤病员散发革命传单,宣讲爱国道理,这就更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注意。

正当王崇典等革命人士积极发展党的组织,工作处于新的高潮时,组织内出现了叛徒,先后有37名共产党员被捕,104人受到通缉,许多秘密文件落入敌手,南京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

 

坚持狱中斗争

 

1928年5月5日夜,国民党警察突然包围了位于成贤街的中央大学第二宿舍,王崇典被逮捕,被关押在国民党南京特别市公安局。“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认为此案“关系煽惑伤兵,为军事谋乱罪犯,与普通共产党案情有别,应受军法审判。”蒋介石闻讯后,亦即命令国民党首都卫戌司令部“迅予严办,以戢逆党捣乱之风,而为不畏法者戒。”卫戌司令贺炽祖、副司令谷正伦随即下令将王崇典等提交江苏省特种临时法庭刑讯,并令具结呈报。但不久又转押到卫戌司令部看守所,亲自刑讯。可见,国民党反动当局对王崇典等是多么畏惧和仇恨。

王崇典身材修长,平日里物品摆设井然有条,衣着穿戴简朴大方,举止端庄而不拘谨,待人平易而不苟言笑。被捕后,他神态依然,非常沉着冷静,但由于长期为党为人民的事业心力交瘁,入狱后又不断受严刑摧残,加之牢房阴暗潮湿、拥挤不堪,致使他染病在身,两个多月卧地难起。可敌人仍是刑讯相加,软硬兼施,而王崇典意志坚强,终不为所动,表现出共产党人不可动摇的信念和死不屈节的品格。

“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是王崇典在狱中经常吟咏的诗句,抒发了他早已置生死于度外且又为党的事业未竟而抱憾终生的沉痛心情。他的弟弟前往探视时,他对弟弟说:“人,总是要死的,你不必悲伤。为革命成功,我死亦值得,会有更多的人起来革命,争取最后的胜利”。

 

踏歌慷慨赴难

 

1928年9月27日凌晨,国民党宪兵司令部以提讯为由将王崇典、齐国庆、余晨华、李昌汾4人喊出牢房。王崇典和同志们预感到:敌人要下毒手了!此时,沉寂的牢房内突然不约而同地响起了“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的歌声。王崇典他们从容地走出牢房,唱着《国际歌》与难友们踏歌而别。

夜色深沉,秋风萧瑟,惨云凄雾笼罩着南京雨花台。漫漫的黑夜里,“打倒反动政府!”、“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冲破了死寂的夜空,惊醒了沉睡的大地。临刑前,王崇典昂首怒目,挺身而立,誓不向敌屈膝,以致猝然倒地,右眼球跌出,异常悲壮,时年25岁。

次日,国民党首都卫戌司令部公告云:“呈诸总司令核示照准在案,……王崇典意图颠覆党国预谋暴动执行重要事务之所为处死刑并剥夺公权全部终身。”南京《民生报》、上海《新闻报》等都同时登载了王崇典等被害的消息。王崇典的死激起了无数仁人志士的义愤,相识者无不为之扼腕痛惜。噩耗传来,许多同志、同学、同乡都亲往雨花台志哀,并捐资购置了棺材。王崇典烈士的遗体由其胞弟王崇礼和同乡李仲三等运回故里,安葬在涡阳县城城西王氏祖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