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武双全、军政兼长的一代名将
浏览次数:405      发布时间:2014-09-10

文武双全、军政兼长的一代名将

——纪念彭雪枫将军诞辰100周年

王光宇

编者按:

彭雪枫将军是我国著名的军事家,抗战初期由他率领的新四军游击支队(后改为新四军第四师),创建了以涡阳新兴集为中心的豫皖苏边区抗日根据地,为支持全国抗战做出了卓越贡献。王光宇系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现任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会长,他曾与彭雪枫一起战斗过、工作过,现将他回忆彭雪枫的文章刊登如下,以飨读者。

在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悠久历史中,曾经涌现出无数的英雄人物,他们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被后人世世代代铭记着、怀念着。彭雪枫将军就是这样让人永不忘怀的一位民族精英。

彭雪枫是中国工农红军、八路军、新四军的著名将领。1988年,中共中央军委确定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彭德怀等33人为“军事家”,彭雪枫也名列其中。由此可见,彭雪枫在我党领导的革命军事斗争中的重要历史地位。

抗日战争时期,彭雪枫亲手创建和领导了豫皖苏边区抗日根据地和淮北抗日根据地,战功显赫,政绩卓著。盖棺论定,当年党中央为他英勇牺牲发表的悼词,肯定他“功垂祖国,泽被长淮”。毛泽东等领导人的挽词,称赞他“功绩辉煌,英名永在,一世忠贞,是共产党人的好榜样”。这些评价没有一丝半点的溢美,是完全符合历史真实的。

战争硝烟下第一次晤面

回想我第一次见到雪枫同志的情景很有些不寻常,那是在战争硝烟中的一段难忘经历。

1939年冬和1940年春,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主政安徽的国民党桂系军阀也在积极策划和酝酿反共。为了应对危局,皖西省委报告中原局领导,决定在大别山区霍邱县一带组织武装暴动,指定宋孟邻、李任之、许午炎和我共同负责。1940年4月间,正当暴动快要开始时,突然接到中原局书记胡服(即刘少奇)急电,要求立即停止暴动。皖西省委和霍邱中心县委决定有关人员立即转移,一路向东去新四军二师,一路向北去新四军四师(当时番号为六支队)。我随即化装越淮河、渡涡河,去四师领导机关所在地新兴集。6月1日,四师在新兴集召开军民大会,纪念“五卅”运动15周年,彭雪枫到会讲话并检阅部队。这一消息被日军侦悉,遂从宿县、临涣集、濉溪口、永城、亳县调集兵力一两千人,乘汽车从4路向新兴集分进合击,企图一举歼灭我四师首脑机关和集结于会场的主力部队。纪念大会刚刚开始,日军就四面包围,突然发起进攻。彭雪枫面对百米之外的敌人和在他四周爆炸的炮弹,临危不惧,岿然不动,立即做出部署,指挥部队反击,同时组织机关和群众迅速从抗战沟中疏散转移。由于支队各部队英勇顽强地阻击和勇猛地出击与侧击,经竟日激战,给敌以重大杀伤,共歼灭日伪军300余人,击毁敌汽车数辆,还缴获部分军用物资。但由于是在遭敌突袭情况下仓促应战,我军也有较大伤亡。黄昏后,彭雪枫组织部队对日军进行反包围,日军惧怕夜战,丢下一些尸体,仓皇逃走,新兴集失而复得。当战斗正在激烈进行时,我正好渡过涡河赶往新兴集,朝枪声最多的地方跑去,以便找到部队。夜幕下,我见到一个营政委,向他说明来历后,第二天被送到豫皖苏边区党委,见到郑平同志。第三天,郑平要我去参加庆祝大会,听彭雪枫报告。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彭雪枫将军。他那时才33岁,一身戎装,英姿焕发,威仪四射,正如陈毅军长初见他时所赞扬的“少年英气扑人眉宇”,不由得让人肃然起敬。他那天的报告,着重讲了抗战的形势和任务,讲了“六一”战斗的情况和这次战斗胜利的意义。他讲话没有稿子,逻辑性、思想性、鼓动性都很强,而且语言生动有力,不断博得热烈掌声,使所有到会人员都受到很大教育和鼓舞。对我来说,是一生中最难忘的一课。

洪泽湖畔的召见

1940年8月初,豫皖苏边区党委调集一批干部东进,去开辟皖东北抗日根据地。我随八路军田守尧旅长过津浦路,到达泗县张塘村——皖东北区党委所在地。我被分配在皖东北区党委直属区任区委书记。

1941年1月,蒋介石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不久,又调集了14万重兵对豫皖苏边区大举进攻。从2月份起,彭雪枫领导四师主力和豫皖苏边区全体军民,奋起应战,连续进行了三个多月的反顽斗争,取得重大胜利。5月初,奉中央军委命令,率部东越津浦路,进抵皖东北。师部开始驻管镇,后移驻洪泽湖东高良涧,6月下旬又移驻淮宝仁和集,开始对部队整训。不久,淮北苏皖边区成立,由彭雪枫和邓子恢全面统领党政军工作。雪枫同志不仅管军事斗争,对政权建设、群众运动、民兵建设、文教建设,都非常关注,而且都取得了重要的进展。这时师部已移驻在洪泽湖畔的半城镇,正好在直属区内。我因为负责直属区的工作,从此也就和他有了更多的接触机会。

1941年夏秋间的一天,彭雪枫要我去汇报工作。我是第一次直接向他汇报工作,知道他平时对工作要求较严,开始不免有些拘束。但见面后,他的态度很热情,很亲切,我也就比较放松了。这次汇报重点是民兵工作,他听了以后很高兴,问我还有什么打算,我说最近准备举行一次民兵检阅。他说:“那很好,检阅时通知我,我一定去。”不久,我们组织和准备就绪,确定在孙园乡大圩内举行。我们把日期报告了彭雪枫,他按时来了,只三人三马(两个警卫员)。雪枫同志一来,民兵情绪大振,800多民兵一齐鼓掌,欢声雷动。他走上土台后环视一圈,向大家行军礼,即发表讲话,着重讲了形势、任务,民兵工作的重要性,也赞扬了直属区民兵建设成绩,并提出进一步努力方向。他讲了一个多小时,给全体民兵以很大教育和鼓励。临走时,他问我们有什么困难,我向他提出能不能给我们一点枪支。因为当时我们民兵的枪支很少,多数是大刀长矛。他说:“好!”随后就拨了一部分枪支给我们,并派军分区分管民兵工作的寿松涛同志来我区具体指导和帮助建设。这些都使我深感雪枫同志十分重视抓基础建设,确实具有远见卓识。

事实也正是如此。他一方面大力抓正规军建设,特别是组建威震敌胆的骑兵团,大大提高了主力部队的野战能力;一方面大力抓县区地方武装建设;同时以很大精力来抓民兵建设,把民兵建设提到战略高度来对待。这样,就具体贯彻落实了毛主席关于“兵民是胜利之本”的战略思想,把正规军、地方武装、民兵三支武装力量形成有机的整体合力。这对于壮大野战部队和地方部队(兵源主要由民兵中选拔),巩固和保卫淮北路东抗日根据地的基层政权,以及后来收复路西根据地,起到了巨大作用。

征战豫皖苏区尽显雄才大略

1942年8月,我调到泗东县委任书记。1943年5月,我又调到泗灵濉等地开辟新区。从此离开了区党委直属区,和彭师长直接接触机会不多了。但他作为边区党政军首长,经常在各种会议上作报告,我能够亲耳听到,他指挥作战的战略思维和组织历次战役的精心策划、机动灵活的战术动作,他对根据地建设的各项指示,仍然时时刻刻教育着我、指导着我、激励着我。1942年11月14日至12月17日,彭雪枫领导边区军民对日伪军开展了艰苦卓绝的三十三天反扫荡斗争,充分发挥和展现了他高超的军事指挥才能。我参加了反扫荡斗争,受到了极大的考验和锻炼。

1943年3月,彭雪枫率四师主力在洪泽湖附近的山子头地区全歼进犯顽军,俘虏韩德勤,击毙王光夏,给一贯搞反共磨擦的顽固派以沉重打击。这场战斗不同于一般的战斗,它集军事斗争、政治斗争于一体,斗勇又斗智,富有独特性和戏剧性。韩德勤是当时国民党鲁苏战区副总司令兼江苏省政府主席,王光夏是其属下的一个纵队司令。韩曾在江西苏区参加围剿红军,抗日战争中蒋介石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时,他在苏北又派兵先后袭击驻黄桥和半塔的新四军。这次山子头战役俘获韩德勤后,我党我军出于团结抗战大局,假装不认识他,有意放他逃走,但他硬是赖着不走,还痛哭流涕要求新四军给他面子,对他被俘给以保密,还要求发还人枪,给他一些地盘,以保住他在国民党中的原有位子。彭雪枫及时报告军部,在陈毅军长亲自过问下,并请示中央批准,最后演成一出“捉放韩德勤”的活剧。我听了这一事件处理情况的传达,对彭雪枫高超的文韬武略和卓越才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同时也进一步增强和坚定了抗战必胜、革命必胜的信心。

彭雪枫的超凡才能,不但表现在重大决策的谋划上,而且在工作、战斗以至行军等很多具体细节上也处处显示出身体力行的榜样力量。1944年8月15日彭雪枫率主力西进,当时我和一批地方干部及直属机关也随同前往。兵贵神速,部队行军速度快,直属机关行军慢,开始一天只能走六七十里,彭师长见机关跟不上,怕影响部队战斗,就带头步行。大家看师长和我们一道步行,劲头更大了,一天就走100多里。这不仅体现了他在战斗中率先以身作则,也彰显了他的决心和毅力,对大家是一种深刻的教育。

1944年8月20日,西进部队越过津浦铁路,进抵路西。21日在萧县境内与顽40纵队王传绶部遭遇,王固守小朱庄据点,阻我西进。彭师长英勇果断,立即下令包围小朱庄,23日中午发起猛攻,全歼顽军1700多人,其中击毙300多人,俘虏1400多人。王传绶也被我骑兵用马刀砍死。这是我军进入路西后首战告捷。当然,胜利也来之不易。由于小朱庄据点深沟高垒,工事坚固,我军缺少重武器,仅有的两门山炮只有5发炮弹,主要靠战士冒死冲锋,所以我军也伤亡了300多人。路西顽军精锐被歼,我军军威大振,敌伪顽闻风丧胆。在彭师长率领下,我四师以秋风扫落叶之势,一直打到涡河沿岸,被敌伪顽侵占的豫皖苏大部分地区得以恢复。豫皖苏边区的广大群众听说彭师长率兵归来,男女老幼,箪食壶浆,沿途欢迎。彭师长一直走在部队的前头,对部队、群众起到极大的鼓舞作用。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今天重温历史,仍然历历在目。

难忘军民鱼水情

更使我难以忘怀的是,雪枫同志在治党治军和加强抗日民主政权建设中,非常重视亲民、爱民、为民,把人民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时时事事以人民的利益为重,帮助人民群众排忧解难。他经常谆谆教导我们说:军队来自人民,军队是人民的子弟兵。只有搞好军民团结,依靠人民支持,才能打胜仗。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这里略举几件在淮北军民中普遍传颂的事情。

一是开挖“新四沟”。1939年春,彭雪枫率部进驻涡河北岸新兴集。他看到这里人民生活很苦,经过调查研究,了解到新兴集周围二三十里是一大块洼地,历来多灾;而离此地不远的小岭以南,则收成较好。历史上,为向岭南挖沟排水,两地群众经常发生矛盾,甚至流血械斗。于是,彭雪枫派干部去做岭南群众的工作,说明天下穷人是一家,千万不要上地主恶霸挑拨离间的当。在做好思想教育工作的基础上,军民协同挖通了一条数十里长的排水渠道,使新兴集一带水患大为缓解,农业生产条件大为改善。群众感念不已,把这条排水渠命名为“新四沟”,并竖起纪念碑,由当地知名人士刘奎壁撰写了碑文,赞誉新四军的德政。

二是挖掘“新四井”。1942年冬,彭雪枫率部驻在洪泽湖畔的大王庄。一天傍晚,他陪同陈毅到村外散步,远远地看见一位老大爷吃力地挑着水桶走过来。陈毅上前问道:“老乡,你们每天都是这么老远的出来挑水吗?”老汉回答:“全村几百口人,只有一口井,水不够吃,天天要走很远的路去挑水。”陈毅和彭雪枫走到井边察看后,感慨地说:“全村就这么一口井,离村又这么远,影响群众的生活和生产哟!”回到驻地,彭雪枫立即召集干部开会,研究帮助群众打井,并议定将井址选在村西边的庙宇、祠堂的“公”地上。动工那天,彭雪枫和战士们一起挥锹掘土,一起拉绳子,忙个不停。经过4天的努力,井终于打成功了。当清冽的井水提到井上时,全村百姓欢声雷动。群众为了让后人记住是新四军帮助打了这口井,特命名为“新四井”。

三是军民齐动员抢险筑堤。1943年8月28日,淮河边的大柳巷段堤坝,因洪水猛涨,突然崩塌。堤内3万多亩良田、1万多群众有被洪水淹没的危险。彭雪枫闻讯后,立即动员师部及附近机关干部、部队指战员,冒雨上堤抢险筑堤。雪枫怀抱一捆麦秸带头跳进缺口,与大家一起用身体堵住水流,同时设法用门板、柴草、土石堵口,经过6个多小时的奋战,终于堵住决口,保住了1万多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雪枫还怕不牢靠,紧接着又抽调3个连的兵力,加上师直机关干部和学生,连同当地群众共5000多人,连续奋战26昼夜,运送土石5万多立方,筑成了一条长20多公里的新堤。从此,大柳巷圩堤牢固,人民无忧。雪枫殉国后,当地群众为了纪念他,特命名大柳巷堤为“雪枫堤”。

彭雪枫亲民、爱民、为民的事迹,数不胜数。在他的率先垂范下,当时在根据地内,军爱民、民拥军蔚然成风,到处洋溢着军民鱼水情、军民一家亲,呈现出军民团结、共同奋斗的大好局面。这充分展现了广大党员、干部和指战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高尚品质,也充分说明了新四军所以能够很快发展壮大、越战越强的力量源泉所在。

在悲壮中诀别

彭雪枫英年早逝,壮烈殉国。1944年9月,他根据中央部署,指挥新四军四师西进,遇到顽军阻击,四师对来犯的顽军给予了有力的打击。不幸的是,9月11日在河南省夏邑县八里庄围歼顽军二十八纵队李光明部,正当战斗胜利结束时,雪枫同志为流弹击中。将星陨落,时年仅37岁。

当时,中共中央和华中局根据对敌斗争的需要,指示新四军四师严格保密,暂不公布。直到1945年1月间中共中央、华中局和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部、新四军军部才相继作出对彭雪枫进行公祭的决定。毛泽东、朱德等中央领导人和陈毅均在延安出席追悼大会,并题写了既令人心碎又激扬澎湃的挽辞。

我那时随军西进,参加恢复津浦路西豫皖苏根据地的工作。为了适应斗争需要,华中局决定成立苏皖边区二地委,吴芝圃任地委书记,张震任军分区司令员,下辖8个县、一个砀山工委。地委决定由我任永城县委书记,兼县武装总队政治委员。为了统一陇海路的对敌斗争,地委同时决定我兼管砀山工委的工作。永城县曾是豫皖苏边区党政军活动的中心地区。为此,上级决定于1945年1月在永城召开军民大会,公祭彭雪枫将军。我含泪宣读悼词,悲愤异常,几度哽咽,全场军民更是失声痛哭,表达了对彭雪枫将军的深情厚谊和无限哀思。华中局决定,为纪念彭雪枫将军,特将永城县改名为雪枫县。此事虽已过去60多年,但斯情斯景,永远挥之不去。

彭雪枫将军离开我们已经63年了,他的光辉的一生是短暂的,但对人民革命事业作出的贡献是巨大的,他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是十分宝贵的,他的崇高品德和优良作风永远值得我学习和弘扬。今天,在新世纪的新征程中,在深入贯彻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推进社会和谐、促进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伟大实践中,我们来纪念彭雪枫将军诞辰100周年,一定要更好地学习和领会我们党的理论创新成果,把我们的党建设得更好,把人民军队建设得更好,把党群关系、政群关系、军民关系、干群关系搞得更加密切,把改革开放和各项建设搞得更好,坚定不移地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作者系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原主任,现任安徽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会长)